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集群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社会力量(NGO)参与创新型救助服务模式的探索与实践——以沧州“好人之城”的救助管理的新模式为例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6-04 14:49:31

                                                                        第一章 绪论
      一、 问题的提出 

“凡是人,皆需爱,天同覆,地同载。”我国经典诗篇承载了几千年中华文明,体现了浓厚的“人本”、“兼爱”思想。特殊群体的救助管理,作为社会安全和正义最后一道防线,它的存在能够对全社会成员给予必要的基本生活保障,从而消除由现代社会竞争机制运行所带来的不安定因素和其他突发性事件诱发的社会震荡 。然而,不断提升的救助需求与政府资源有限性之间存在矛盾,救助管理工作面临着一系列问题:如城市流浪乞讨者增多,救助经费存在较大缺口,治安管理功能缺位,救助对象身份甄别难度大,救助站专业技术人员(医务人员、心理咨询、营养师等)严重缺编,救助质量亟待提高等等。

因此,如何整合力量实施高效救助,具有时代紧迫性和重要性。作为弱势群体,流浪者不仅需要“责任政府”制度保障,更需要“大爱社会”真切关怀。一个“大社会,小政府”的新格局不仅是艰巨任务的现实需要,更是高效执政理念的迫切要求。本研究正是基于上述思考和执政为民的责任,试图以沧州“好人之城”建设中社会力量(本文中特指非政府组织-NGO)参与救助的模式为例,分析该地区规模性救助力量产生过程、运行机制等问题,希冀为我国救助服务发展提供有益借鉴和探讨。

二、概念界定

按照社会学理论,社会组织,也称为非政府组织(NGO),是相对于经济、政府组织之外的“第三部门”。社会组织理论认为:市场性组织以竞争牟利为运作机制;政府是以授权和服从为运作机制;社会性组织以信任为媒介,以维护社会关系、互信互惠为运作机制。 中国学者对该概念使用也不统一,如第三部门、非营利组织、公益组织、慈善组织等,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定义的。

综合学术界观点,本文所论述的非政府组织主要是指以服务特定社会群体为目标,以追求公益价值为取向,介于政府和企业之间,具有独立运行机制的组织,具有自治性、志愿性、公益性或互益性、专业性等特征。

三、理论基础及现实意义

在传统体制下,政府长期扮演着“全能政府”角色,而政府的能力和资源是有限的,难免会出现政府和市场失灵的状况。 这就需要一个介于政府与市场之间的非营利组织来承担社会治理。治理理论强调,非政府机构在社会和政府治理中应积极参与并承担相应责任,而要实现合作与互动,突破国家与社会二元对立思维,寻求政府、社会与市场三者间的合作和互动。 救助事业同样如此,公众参与的模式能缓解政府资源有限性与任务艰巨性之间的矛盾,缓解传统救助管理的困境。此外,非政府组织投身公益事业也将在中国传播一种新的社会理念和价值观:平等、公正、多元参与和民主,这些都是一个治理良好、政治文明的社会必需的土壤。
 

 

 

                                               第二章“好人之城”中救助服务新模式运行现状

 

沧州,地处河北省东南部,东临渤海,北靠津京,南接齐鲁,是连接南北铁路、公路的交通要地。沧州市救助管理站前身收容遣送站,2003年更名为沧州市救助管理站,承担着全市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工作,其在职人员16人,年平均接待求助人员约2300人次。该市流浪乞讨人员主要来自安徽、山东、河南、东北等地,多是残疾、年老体弱无亲友投靠,因灾 、重大疾病而流浪乞讨。由于流动人口密度大,工作人员配备紧张,沧州的救助任务相当繁重,救助站工作人员多年来一直三班轮岗,值完夜班后还要经常放弃休息上街巡查,安排老弱病残等特殊人群跨省、跨地区的护送返乡,站内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在满负荷工作。

 

为缓解在实际运作中资源不足问题,沧州市救助管理站在困境中找出路,积极编织救助工作网,广泛发动爱心人士参与到救助工作中来。截至2014年底,沧州十个县市有了智障人员爱心服务队,各县的领队都是“沧州好人”,爱心志愿者达1000多人,发现流浪乞讨人员就会主动联系救助站寻求救援。在沧州救助服务领域的爱心人士队伍里,“淑华爱心服务队”最为典型,他们最先成立了全国首家社会性质的流浪人爱心救助点,自发寻找流浪乞讨者,并在第一时间联系救助站,以便能够让求助者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救助,是建立“一小时救助”目标里有力的非政府组织支撑力量。
       

 

 与传统的单纯政府救助相比,非政府组织特点在于:救助形式多元、灵活性大,可以有效吸纳社会上爱心志愿者,使得公众力量可以最大化发挥效益。政府组织可以及时处理非政府部门难以解决的后续安置问题,使其没有后顾之忧来帮助流浪乞讨人员。

 

 

随着公益力量不断发展,非政府组织的爱心行为已经成为了政府救助服务的有益补充。根据2005-2014年救助数据及110出警原因资料初步统计,政府搜救行为仍占全部救助路径的主导(政府搜救路径包含:外省护送、上街搜救及中转自行来站、110发现送站等);但由社会爱心人士主动送站及提供线索的比例不断上升,从05年的4.3%上升到14年的10.2%。数据显示,近3年来爱心人士参与救助服务的比例增速明显,05年至08增加了1.5个百分点,而2014年较08年增长4.4个百分点。

可见,沧州公益力量在近两年呈现迅猛发展态势,直接推动了救助服务领域的社会参与性,由此也折射出政府与非政府领域间在互动合作方面的沟通增强,彼此间的信任、支持、联系也更加紧密。
 

                                                  第三章 “好人之城”救助服务新模式孵化条件分析

社会力量参与救助服务的模式该如何建立,其必备条件和产生机制是什么?一直是救助领域里探讨的命题,本文试从以下几方面对沧州救助服务模式的产生机制和孵化条件进行分析,以希将此模式可以得到检验和完善。

一、“燕赵自古多侠士”——文化根基深厚

从地理因素对性格影响的角度分析,沧州广袤的平原地形造就了当地人热情豪迈的性情。在这片土地上曾经涌现出无数个为民族的解放与革命的成功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成为当地人学习的榜样。沧州人骨子里流淌着急公好义、古道热肠的血液,由此也就涌现出许许多多不计较个人得失,不怕艰难困苦,助人为快乐之本的当代好人。

二、“培育大爱氛围”——政府鼎力宣传

为让好人善举传递,打造“好人之城”,沧州市通过“月评沧州好人”、“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提供鲜活学习榜样,开辟“沧州好人”公益宣传一条街、设立好人形象展示牌、建设“沧州好人”爱心传承基地等方式,悉心培育公益大爱氛围。救助站也以此为契机,加强大众媒体立体宣传,将救助站地点,救助内容,救助条件等通过报纸刊登给广大群众;在交通繁华人员流动量大的地段设立救助牌,向小区居民广泛发放联系卡,公布站内热线电话、手机24小时开机,方便群众发现流浪乞讨人员及时联系;组织社会爱心人士进行经验交流,推广沧州大爱无私的救助经验,让更多的流浪乞讨人员得到妥善安置。在政府多年悉心培育下,爱心人士参与救助服务的行为逐步规模化发展。

三、“好人有好报”——激励补偿机制完善

激励是“需求→行为→满意”的连锁过程,恰当的激励机制会促进行为的产生和持续性。在精神层面,对爱心人士进行荣誉奖励。救助流浪人的“爱心服务队”队长蒋淑华,她的爱心救助行为感动了身边很多群众,几年来获得了“中国好人”、“省优秀党员”、“沧州好人”等多项荣誉称号,获奖之后她坦言到:认可和信任越多,责任越重大,一定要支持政府把救助服务事业做好。根据社会角色和标签理论,荣誉称号使得志愿者将自我定位为爱心人士,这种信念和自我认同将会进一步激励他们从事公益事业,并从中获得心理满足与安慰。

在物质生活方面,成立“沧州好人后援会”,宗旨是为奉献者奉献,倡导“好人有好报”。后援会对“沧州好人”身体状况、家庭状况、存在困难等情况进行详细摸底,然后选定成员单位进行对口帮扶,为好人典型代表及提名获奖者提供价值40于万的赞助款物和免费体检、人身保险。为消除好人的后顾之忧,对于送流浪者到救助站的热心人士,救助站领导都会亲自接待,当面感谢他们的无私救助行为,并会积极妥善安置流浪乞讨者,让公众的爱心能够得到认可和有效传递。

由于各项措施得力,好人之城中的爱心善行不断扩散、传播。爱心人士充分感受社会大家庭的支持与温暖,更加坚定了当好人做好事的信心和决心,形成了崇尚互助互爱、学做楷模的浓厚社会氛围。
    
                                                                第四章 反思及展望:制度化与规范性

“好人之城”中的救助流浪者感人事迹每天都在继续,非政府组织参与救助服务的模式进行有益的探索,在颇感欣慰的同时,我们也清晰的认识到,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力量为补充共同参与救助的模式还需在实践中检验与完善。本文在最后提出几点思考,希望抛砖引玉,共同探讨出一条更加高效高质的全社会参与救助服务之路。

首先,沧州“好人之城”救助服务新模式的成功关键在于政府在整个过程中能否转变传统观念,充分意识到企业、非政府非营利组织等社会力量在提供社会救助方面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单纯依靠民政部门进行全社会动员的力量过于单一,各相关部门应该联合起来共同打造一个互助互爱、彼此信任、多元发展、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

其次,对于主导性和规范性问题。由于救助服务属于我国社会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线,其性质决定了政府的主导地位,但需要说明的是,以政府为主导地位并不是说政府承担大多数的社会救助责任,而是强调政府的宏观指导性,为其它社会救助主体指明救助方向;各非政府组织应在政府的指挥下科学、有序地提供社会救助。

此外,我国现阶段没有行之有效的社会救助监管机制、评估机制以及反馈机制等,无法对社会救助行为进行有效地监管与评估,不利于发展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救助的模式。因此,要积极营造社会力量参与救助服务良好的文化氛围和制度环境,保证非政府组织等社会力量救助行为的合法性、规范性。避免在社会力量救助流浪乞讨人员的过程中出现违法犯罪现象。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如何让爱心行为成为一种模式持续下去,制度性保障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未来期待更多积极有益的探索,让我国的救助服务更加完善,共同建立起一个多元参与、互信互惠的大爱社会氛围。


参考文献:
1、王芳.行政给付——弱势群体的保护伞[J].甘肃农业,2006,4.
2、吴光芸,方国雄.市场失灵、政府失灵与非营利组织失灵及三者互动的公共服务体系[J].四川行政学院学报,2005,1.
3、丰海英,刘素仙.治理理论视角下的政府改革[J].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2006,5.
4、虞维华,非政府组织与政府组织的关系[J] .公共管理学报,2005,5.
5、卢汉龙,工会的非政府角色和社会管理作用[J] .上海工会管理职业学院学报:工会理论研究,2006,1.
6、田丽娜,任晓林,毛铖.论多元化主体参与社会救助[J] .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2.2.
 

主办单位:沧州市民政局    技术支持:河北世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冀ICP备 06008085 沧公备:13090002001300 推荐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